pk赛车技巧

元以來安多藏區部落及其地方政權的形成與分布情況

2019-12-12 14:12:07 《西藏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葉拉太

摘要:元以來是西藏及其周邊區域開始納入中原王朝國家版圖的關鍵時期, 也是藏族封建地方部落政權形成和發展的重要時刻。安多藏區作為中原王朝國家和西藏地方間的緩沖區之一, 其政制演變和區域發展走向一直影響著西藏腹地的政治方向。安多藏區的雙重“邊緣”位置使這一區域處于一種半自然狀態的發展模式, 地方性封建割據部落政權相繼出現, 且隨著區域性寺院集團的發展而逐漸形成地方政教聯盟系統。這些部落政權形成時間不一, 歷史演變復雜, 地域分布較廣, 有其特殊的政治歷史背景和地域發展特色。Els中國藏族網通

關鍵詞:安多藏區; 部落政權; 形成; 分布;Els中國藏族網通

吐蕃分裂割據時期的安多藏區, 據漢史記載, 吐蕃部落分布在整個河隴一帶。《宋史·吐蕃傳》稱:“自儀、渭、原、環、慶、鎮戎暨于靈、夏皆有之。”[1]《邵氏聞見錄》載:“吐蕃在唐最盛, 至本朝始衰。今河、秦、邈川、青唐、洮、岷以至階、利、文、政、綿州、威、茂、黎、移州夷人, 皆其遺種。”[2]《新五代史》載:“自靈州渡黃河至于闐, 往往見吐蕃族帳”, [3]《續資治通鑒長編》載韓琦言:“涇原、秦鳳兩路除熟戶外, 其生戶有磋鶻、者谷、達谷、必利城、臘家城、鴟梟城、古渭州、龕谷、洮、河、蘭州、迭、宕州、連宗哥、青唐城一帶, 種類莫知其數。”[4]從上述記載看, 分裂割據時期 (宋代) 吐蕃居地遍及秦、涇、鳳、原、儀、河、洮、渭、熙、岷、迭、靈、宕、階、湟、文、鄯、廓、涼、政、茂、黎、移、綿、威等州, 其中, 除了政、茂、黎、移、綿、威等州外, 均在安多區內。Els中國藏族網通

元明時期, 安多地區藏族部落逐漸向區域性部落政權過度, 先后形成諸多大小不等的區域地方部落集團。元代, 西藏薩迦地方政權派“朵甘思本欽”到多康藏區, 對安多藏區行使政教權利。明洪武年間, 安多地區各藏族部落依次納入明朝版圖, 形成“西番諸衛”。明朝對“西番諸衛”推行“土流參設制”, 以一種較為松散的形式控制“番眾”。Els中國藏族網通

清代青海籍藏族學者松巴堪布在他的《青海史》中敘述青海藏族時曰:Els中國藏族網通

“ (涼州) 的西北部是安多華熱地區。位于該地西北的青海地區, 過去是藏族及其他各部居住的地方, 如今是厄魯特人的住地。華熱的左方是普饒部。其上方居住著班達霍爾、夏拉裕固和藏族的東那諸部。華熱地區的右前方, 宗喀山脈以上是郭密地區。宗喀山系尾部的腹背地方 (甘都和斌炳靈寺以上) 有眾多的藏族小部落, 統稱巴地。在這些小部落的下方, 有胡局汗德隆部落、托局滿族佳霍日部落、覺乃德久部落、黑西蕃漢藏混合部落、桑局等部落。在黃河對岸, 從上游順流而下, 分別有阿柔、塔秀、哇秀和都秀等地。在曲卡 (今貴德) 地方及其下方, 也有許多小部落。而在其東南, 有隆務熱貢、文都地區及外教撒拉族人等的居住地。由該地向南是卡加、甘加地方。在這兩地的南部, 由北向南分別是康區的毛爾蓋、若爾蓋、格德、阿壩、作陽、夏吾、久茂、霍索那、扎瑪爾等地。由這些地方直到那曲之間, 散居著眾多部落。從涼州四鎮直至康區之間, 有著數不勝數的扎倉、寺觀及顯宗講習院, 格魯派盛行。但也有一些左右搖擺、沒有主見的寺院, 有時也信奉其他教派, 然而對佛法及俗眾危害較小。”[5]Els中國藏族網通

這是清代安多藏族部落的基本情況, 從中還能看出宗教與地方部落之間的基本政教關系。下面將部分安多藏區部落政權形成情況及分布區域做一簡略梳理。Els中國藏族網通

一、青海湖以北地區的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今海北地區, 古時為董氏人的居地, 即漢史中所說的西羌人。漢平帝元始四年 (公元4年) , 王莽在今海北海晏縣三角城設西海郡。王莽政權崩潰后西海郡隨即被廢, 至漢和帝永元十四年 (102年) 時, 復置西海郡, 屯田耕糧。三國時羌人敗于魏軍, 羌人首領治無戴隨蜀將姜維退居四川。[6]從南北朝起, 海北地區為吐谷渾轄地, 后短暫被隋、唐所沒。吐蕃統一青藏高原時, 這一地區也隨之并入吐蕃, 成為吐蕃東進的主要基地。其后, 海北地區逐漸被吐蕃化, 成為安多藏族的主要生活區域之一。唃斯啰政權崩潰后, 元時海北地區歸吐蕃等處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管轄。明代, 在海北等地設安定、阿端二衛和曲先、罕東二衛, 合稱明“塞外四衛”, 受西寧道兵備官節制。16世紀以來, 蒙古人源源不斷地進入海北地區, 藏人有一部分留在原地為蒙古部所役屬, 其余部落在蒙古人的擠壓下紛紛逃入黃河以南。羅卜藏丹津之亂后蒙古勢力銳減, 不少藏族部落又渡河北移進入海北, 與蒙古人雜居相處, 從此, 海北地區成為蒙藏兩族共同的生活區域。Els中國藏族網通

(一) 剛察部落政權Els中國藏族網通

海北境內最有名的地方部落政權當屬剛察。剛察 (rkang tsha) , 亦作剛咱, 其祖先原先居住在黃河南部達日尕云地方 (今貴德常牧地區) 。剛察部落自雍正朝起, 趁青海蒙古一蹶不振之機, 開始渡河北上, 曾與察汗諾門罕旗發生了武力沖突。后因蒙古人向西寧辦事大臣控告之故, 致使剛察部落完德太 (ban de thar) 及12名頭人被殺。此后, 尼貢巴寺高僧拉夫丹 (bla ma thar) 還俗歸族, 被群眾擁為新的首領, 稱“剛察喇嘛拉夫丹” (rkang tshai bla ma rab brtan) 。剛察喇嘛拉夫丹掌權后, 繼續率部渡河北遷。清道光二年 (1823年) , 陜甘總督長齡派兵驅殺渡河北上而散居于瑪沁雪山一帶的剛察部等藏族部落, 加之西寧辦事大臣的阻擾, 曾一度迫使剛察等部返回了黃河以南地區, 編定戶口, 限供糧茶。不過, 這未能阻止剛察等部渡河北遷的活動, 且愈演愈烈, 最終定居在海北一帶, 成為環湖八族之一。北遷后, 清廷也認可了這一既成事實, 并將喇嘛拉夫丹封為剛察部落的總千戶, 賜花翎頂戴、瑪蟒袍及千戶官印, 藏語稱之為“rgya tham” (意為漢印) , 是剛察部第一代千戶。后因護送喀爾喀部哲布尊丹巴活佛有功, 被西藏甘丹頗章政權授予銅印, 藏語稱為“bod tham” (意為藏印) 。Els中國藏族網通

北遷后的剛察千戶轄境, 雖有變化, 但大體上繼承了喇嘛拉夫丹時期的域界, 即:東至哈爾蓋若木與海晏達如玉千戶部落, 南瀕青海湖, 西至吉爾孟與天峻縣汪什代海千戶部落, 北達祁連縣默勒河、野牛溝邊緣地帶。[6]剛察部落在其部落內部又有若干小部落, 俗稱“剛察措果周” (rkang tsha tsho drug, 剛察本部六部落) 和“香察措哇敦” (zhang tsha tsho bdun, 親屬七部落) , 亦有老六部和新十二部之說。Els中國藏族網通

(二) 阿柔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海北境內還有阿里克部落 (a rig) , 主要分布在祁連縣。阿里克, 漢史亦作“阿力克”或“阿柔”。明萬歷年間, 三世達賴索南嘉措前來青海傳法, 阿里克部頭人華桑嘉布 (dpal bzang skyabs) 和桑杰加 (sang rgyas rgyal) 等人請三世達賴到自己的牧地, 并奉獻了大批布施。五世達賴進京時, 阿里克部頭人華桑又迎請五世達賴到其部落傳法灌頂, 并請求建寺。[8]在夏扎大喇嘛和阿里克然堅巴克尊嘉措 (mkhas btsun rgya mtsho) 的主持下, 于仲塔地方建了一座寺院, 稱為阿里克寺 (a rig dgon) , 五世達賴賜名“具喜宏法洲寺”。歷史上, 阿里克部與西藏達賴喇嘛轉世系統關系密切, 其頭人曾幾度攜部眾到拉薩布施, 得到了歷輩達賴喇嘛的關心和封賜。Els中國藏族網通

(三) 環湖八族Els中國藏族網通

在青海湖周邊地區, 以后來的“環湖八族”為中心形成諸多藏族部落。環湖八族, 指剛察族 (rkang tsha) 、公洼塔爾代族 (gong ba thar sde) 、都秀族 (bdud shul) 、千卜錄族 (vkhyams ru) 、汪什代海族 (bong stag) 、阿曲乎族 (a tshogs) 、熱安族 (ru ngan, ru sngan, ru sngun) 和阿爾克族 (a rig) 。Els中國藏族網通

清雍正二年 (1724年) , 平息羅卜藏丹津反清事件后, 清廷把青海蒙古族、藏族部落編入“內番”, 劃定蒙古族與藏族牧地, 進行直接統治。之后, 黃河以南藏族部落千卜錄、都秀、汪什代海、阿曲乎等陸續返回青海湖地區從事游牧活動, 至清代后期, 形成了特殊的人文地理區域“環湖八族”。Els中國藏族網通

“環湖八族”的形成過程, 經歷了百余年的時間。期間, 游牧于青海湖周邊地區的蒙、藏部落在該區域長時間的博弈中逐漸趨于穩定, 這當然得益于清廷不斷的介入和整治。至19世紀中葉, 持續了百年之久的藏族部落北移活動最終以“環湖八族”的形成而告一段落。此后, 雖有其它藏族部落也陸續遷入, 藏族部落不斷壯大, 但都未能改變已經形成的蒙、藏分布格局, 蒙藏關系得以基本穩定。Els中國藏族網通

二、果洛三部Els中國藏族網通

果洛人屬藏族原始四大氏族中的東氏族 (stong) , 東氏族人稱“阿甲支” (a lcags vbri) , “支” (vbri) , 又可寫作“vbru”。古代藏文史書一般記載, 支氏人“功業卓著, 對敵勇猛” (vbri byas pa can zhes dgra la rgod) , 道出了支氏人英勇善戰的性格。果洛三部雖然由支氏人為主體, 但同時其中亦有董氏十八支系、扎氏人的血統。果洛藏族自稱為“董氏”后裔, 自古以來就居住在黃河源頭, 在英雄史詩《格薩爾》中, 將這一地區稱作“瑪域” (rma yul) 。Els中國藏族網通

果洛地區, 位于甘、青、川三省交界, 地處黃河源頭, 系多康藏區較為特殊的歷史地理區域。關于“果洛”這一名稱的由來, 雖說法不一, 但基本看法是:“果” (mgo) , 即為“頭”之意, “洛” (log) , 具有“違背”或“背叛”的意思。因近代以來果洛地區的藏族部落長期處于脫離西藏噶廈政府的一種“半獨立”狀態, 所以稱之為“果洛”。這里的“果” (頭) , 在藏語里一般稱作“果哇” (vgo ba) , 即“頭領”或“領導者”, 是指噶廈政府。Els中國藏族網通

果洛在漢史中有時稱“俄洛”“郭羅克”。據漢史記載, 果洛古地本為黨項羌地。唐初置軌州 (今果洛南部地區) , 又置山居、奉、巖、遠等州, 后被吐蕃所破。吐蕃分裂割據時期, 是宗喀唃斯啰政權的轄地。元代歸宣政院管理, 屬“吐蕃等處宣慰使司都元帥府” (或被“朵甘思地里管軍民都元帥府”節制) 。明代屬安西行都衛領轄的“朵甘行都司”。17世紀初至18世紀二十年代末, 屬和碩特蒙古政權, 清后期在行政上隸成龍茂道松潘漳臘營 (實為處于割據自制狀態) 。1929年, 歸青海省直轄, 曾設果洛行政督察區、青海省第三行政督察區。1946年, 撤銷既設機構, 仍由部落頭人管理。實際上, 果洛地區雖長期受制于歷代封建王朝, 但因處于衛藏及中原兩地的“邊緣”, 一直游離于各大政治集團之外, 互不統屬, 各自為政, 部落大權掌握在當地頭人手中。民國時期, 青海省政府試圖將果洛納入其管轄范圍之內, 先后多次派兵, 設督察區, 置設治局, 均無結果。解放初期, 果洛全境仍為部落制。Els中國藏族網通

歷史上, 果洛分為上果洛、中果洛、下果洛三部, 史稱“果洛三部” (mgo log khag gsum) 。果洛三部土官首領的封授, 見于清康熙年間的漢文史籍, 稱“郭羅克”或“俄洛”等。果洛藏族以其粗獷強悍、堅強勇敢而聞名于世, 過去的文獻中多有記載。果洛民間有“天果洛地果洛” (gnam mgo log sa mgo log) 之諺語, 意思是“天有多大, 果洛就有多大”。Els中國藏族網通

果洛三部的情況在漢文史書也有記載, 如1917年成書的《松潘縣志》引用《四川通志》的記載, 講述了清乾隆、雍正時期及民國初年的情況:“上郭羅克車木塘寨土司, 其寨主土百戶洋楞查什, 系西番種類。其先噶頓, 于康熙六十年歸誠, 授職, 頒給號紙, 無印信。……以上番民共二百五十一戶、男女一千五百十一丁口。向無認納稅糧, 每年征馬價銀二十兩零八分, 交漳臘營, 備補倒斃馬價, 今停。”“中郭羅克插寨土司, 其寨主土千戶索浪丹壩, 系西番種類。其先丹增, 于康熙六十年歸誠, 授職, 頒給號紙, 無印信。……以上番民共四百八十五戶, 男女一千六百四十丁口。向無認納稅糧, 每年征馬價銀三十八兩八錢, 交漳臘營, 備補倒斃馬價, 今停。”“下郭羅克納卡寨土司, 其寨主土百戶折掄扎舍, 系西番種類。其先彭措, 于康熙六十年歸誠, 授職, 頒給號紙, 無印信。……以上番民共三百三十三戶, 男女一千一百一十丁口。向無認納稅糧, 每年征馬價銀二十六兩四分, 交漳臘營, 備補倒斃馬價, 今停。”[9]Els中國藏族網通

關于果洛三部的來歷, 據傳很早以前, 康區十八農區 (rong chen bco brgyad) 金沙江一帶的藏古科龍哇 (gtsang vgu khog lung pa) 地方, 出生了一位名叫朱拉加本 (vbru lha rgyal vbum) 的人。他娶年部落 (gnyan tsho) 的女子為妻, 生有一子, 取名朱安本 (vbru a vbum) 。朱安本后來到東部, 并占領了索代、年、喀爾哇三部。因這三部的先祖來自后藏古科龍哇 (gtsang vgu khog lung pa) 地方, 故稱古科 (vgu khog) 。后又因反抗頭目而被稱作“果洛”。之后, 朱安本娶嶺王 (gling rgyal po) 之女, 生子本義合 (vbum yag) 。本義合又名隆欽塔爾瓦堅贊 (thar ba rgyal mtshan) , 他娶年波葉澤 (gnyan po gyu rste) 之女斯俄瑪嘉為妻, 生有年賽脫塔爾本, 其后裔分成了果洛三部, 即昂欠本 (dbang chen vbum) 、阿什姜 (a skyong) 和班瑪本 (pad ma vbum) 。Els中國藏族網通

據果洛族譜記載, 昂欠本部后分成了昂欠曲多和昂欠麥兩個部落, 他們的主要分布區為今蘿卜達日縣和瑪沁縣的部分地區;阿什姜部, 起初分成了貢麻倉 (gong ma tshang) 、康干倉 (khang rgan tshang) 和康賽爾倉 (khang gsar tshang) 三部, 史稱阿什姜三部 (a skyong khag gsum) 。貢麻倉分為冉羅和哇賽倉。阿什姜部的主要分布區為今果洛甘德縣、久治縣、瑪多縣和瑪沁縣的部分地區;班瑪本部, 分為上吉隆、下吉隆、上卡昂、下卡昂、特合土、旺達、旺柔和邦義等八部。Els中國藏族網通

果洛三部的區分法, 《中國藏族部落》轉引繩景信于20世紀40年代所撰寫的《果洛及阿瓦行記》記載講, 康薩 (康賽倉) 為下果洛, 其西北康根 (康干倉) 為中果洛, 再西北之工瑪倉 (貢麻倉) 為上果洛。另有一種區分法, 即汪清本 (昂欠本) 為上果洛, 其牧地在黃河源、鄂陵湖、扎陵湖一帶, 歸青海管轄;白馬本 (班瑪本) 為中果洛, 其牧地在康根之南玉樹與石渠之間, 青海與西康對該部之政令, 均不能達到;阿窮本 (阿什姜) 為下果洛。[6]Els中國藏族網通

果洛地區的“夾壩” (jag pa) 尤為猛悍, 其地夾壩出沒無常, 或單獨行動, 或在部落頭人的指示下行動, “糾眾劫掠”。這種以掠奪為榮的社會風尚, 當時在康區瞻對、三巖地區也有, 成為藏區社會的一種特殊的民間活動形式。Els中國藏族網通

三、隆務囊索及其隆務地區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據史籍記載, 隆務囊索始于元代, 八思巴將一個名為拉杰·扎那哇 (lha rje brag sna ba) 的人從康區派往今青海同仁地區, 后來其子多德本 (mdo sde vbum) 建立地方政權, 統治這一地區, 史稱“隆務囊索” (rong po nang so) 。據傳隆務多德本時期, 已形成隆務十二族的基本規模和轄區。Els中國藏族網通

隆務十二族, 即隆務、蘭采、蒙古、色、加、和日、尊毛、古德、浪加、加木、日達和加扎。隆務囊索在后來的發展過程中, 不斷擴大其勢力范圍, 從而提高了在安多藏區的政教話語權。Els中國藏族網通

隆務囊索各部落中, 處于核心地位的是隆務七莊, 同屬隆務十二族。隆務七莊 (rong po sde bdun) , 1原為隆務囊索的供養部落, 故由隆務囊索直接從該部落調遣人馬、征發徭役、征收租稅, 歸隆務囊索直接管轄, 不另設頭人。在以族份為單位的活動中, 較之其他族份, 隆務七莊有一定的特權。Els中國藏族網通

隆務囊索的勢力消長與隆務寺發展息息相關, 并與隆務寺結合形成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權。隆務寺始建于公元1301年左右, 初為藏傳佛教薩迦派寺院, 元代規模較小。明宣德元年 (1462年) , 隆務寺名僧桑丹仁欽 (rong po bla ma bsam gtan rin chen) 重建隆務寺。桑丹仁欽之弟羅哲森格 (blo gros seng ge) 為當時隆務地區的宗教領袖, 是一位博學多才的學者, 受到了宣德皇帝的尊奉, 被封為“弘修妙悟國師”, 從此建立起了該區域的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權。羅哲森格之后有五人先后被明廷封為國師, 其家族勢力日益擴大。1605年, 隆務寺再次得到擴建, 后改宗為格魯派。1622年, 2明天啟帝賜題“西域勝境”匾額, 懸于經堂門首。1630年, 夏日倉一世亞杰·噶旦嘉措 (yab rje skal ldan rgya mtsho, 1617-1677, 被認為是桑丹仁欽轉世) 主持隆務寺, 修建了該寺的參尼扎倉 (mtshan nyid grwa tshang, 顯宗學院) 。從此, 直到解放前, 歷輩轉世在隆務河谷一帶行使區域性的政教合一統治。二世阿旺赤列嘉措 (ngag dbang rgya mtsho, 1678-1739) , 于清雍正十二年 (1734年) 修建了居巴扎倉 (rgyud pa grwa tshang, 密宗學院) 。清乾隆三十八年 (1773年) , 三世根敦赤列拉杰 (dge vdun vprin las rab rgyas, 1740-1794年) 修建了丁科扎倉 (duas vkhor grwa tshang, 時輪學院) 。這時, 隆務寺已發展成為顯密俱全的格魯派大寺。四世洛桑卻智合嘉措 (blo bzang chos krgas rgya mtsho, 1795-1843年) 、五世洛桑赤列嘉措 (blo bzang vprin las rgya mtsho, 1844-1858年) 、六世洛桑噶丹貝嘉措 (blo bzang bstan pvi rgya mtsho, 1859-1915年) 、七世夏日倉洛桑赤列隆朵嘉措 (blo bzang vprin las lung rtogs rgya mtsho, 1916-1978年) 均為安多北部卻藏灘3人。1949年隆務地區解放后, 七世夏日倉曾任黃南藏族自治州州長、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等職。八世夏日倉旦增久麥甘丹 (bstan vdzin vjigs med skal ldan) , 于1991年認定, 經政府批準, 于同年10月29日坐床。Els中國藏族網通

隆務寺經歷輩夏日倉活佛的擴建, 規模不斷擴大, 在寺僧人最多時達2300余人, 有經堂35座, 僧舍303間, 活佛府邸 (nang chen, 囊謙) 43座, 共計9000余間, 活佛40余人, 屬寺50多座, 分散在今同仁、澤庫、同德、貴德、夏河等縣, 成為安多地區格魯派大型寺院之一。Els中國藏族網通

以十二族為主的隆務囊索轄區幅員廣大, 地域遼闊, 其轄區相當于今同仁和澤庫兩縣, 域界東至今河南蒙古族自治縣智后茂鄉, 西抵同德巴水 (vbav chu) 、貴南松多 (sum mdo) 、塔秀 (thar shul) 、秀那以及魯倉部落 (klu tshang) 和貴德縣的常牧 (vprang dmar) 地區, 南接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的甘加 (rgan gya) 、桑科 (bsang khog) 、青海省循化縣的尕讓 (ka ring) 、剛察 (rkang tsha) 、道偉 (rdo sbis) 等地, 北與尖扎縣接壤。關于隆務囊索所轄戶口, 素有“土方一萬戶, 帳房一萬戶, 蒙古包一萬戶”之說。[6]Els中國藏族網通

后隨著隆務地區政教合一政權的進一步發展, 隆務寺與隆務囊索重新劃定十二族份, 以族份為單位, 輪流負責始辦于15世紀的隆務寺祈愿大法會有關費用, 一直持續到1958年。Els中國藏族網通

四、尖扎地區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尖扎 (gcan tsha) 地區勢力較大的部落為昂拉部落 (snang ra, 昂拉千戶) 。昂拉地處尖扎縣南境, 其地界南接同仁麻巴 (smad pa) 、霍爾納合 (hor nag) 部落, 西鄰貴德剛察 (rkang stha) 部落, 北至尖扎縣卻藏瑪 (chos tshang ma) 、措周 (tsho drug) 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昂拉素有“昂拉八莊” (snang rvi grong brgyad) 之稱, 4其八莊為昂拉、雷松 (glas gsum) 、措玉 (tsho bzhi) 、能科 (nang khog) 、當順 (steng so) 、雷什崗 (glas rkang) 、尖扎灘 (gcan tsha thang) 和洋直 (gyon ru) 。Els中國藏族網通

尖扎地區還有霍爾莫卡部落 (hor mo kha) , 是尖扎境內僅次于昂拉的部落聯盟政權, 位于尖扎縣北部地區, 東隔黃河與化隆縣群科鎮 (mtshevu mgur) 相望, 西接貴德縣切扎 (chos tsha) 部落, 北鄰尖扎多加 (do kya) 部落, 南與昂拉相連。霍爾莫卡亦稱“霍爾莫卡松” (hor mo kha gsum) , 意為霍爾莫三部, 即賈納合 (skya nag) 、措周 (tsho drug) 及霍爾莫卡三部 (hor mo khag gsum) 。有關霍爾莫卡的歷史記載不詳, 其屬民自稱原為萬戶, 又說是千戶。Els中國藏族網通

尖扎境內的其他較小部落還有多加部落、坎布拉 (khams ra) 部落、噶普 (rka pug) 部落、直崗拉卡 (brag khang sna kha) 部落及德欽寺所屬部落。5Els中國藏族網通

五、川北地區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川北安多地區藏族部落, 就其勢力而言, 歷史上較為活躍的有壤塘、阿壩、毛爾蓋等地的部落及其地方政權。Els中國藏族網通

(一) 壤塘地區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壤塘 (vdzam thang) , 位于青藏高原東南邊緣, 大渡河上游, 即今四川省阿壩藏族自治州西部, 與青海省班瑪縣和四川金川縣、馬爾康縣, 甘孜州色達縣、爐霍縣、道孚縣接攘。Els中國藏族網通

壤塘原屬嘉絨卓斯甲土司, 后被果洛部落頭人征服。果洛首領帕塔 (pag thar) 統治瑪爾曲 (rmar chu) 下游, 包括壤塘、孜噶 (vdzi ska) 等六處 (rmar shod ma lag drug) 。帕塔之后, 其子奔雅白瑪本 (vbum yag pad ma vbum) 占有孜噶上、下部落 (vdzi ska stod samd) 所有土地和屬民, 遂稱為白瑪本倉 (pad ma vbum tshang) 。白瑪本之子那塔在欽波董喀黑頭城 (chen po gdong mkhar mgo nag ma) 造金汁書寫的《大般若經》十六函時, 曾迎請壤塘法王 (vdzam thang chos rje gong ma) 和格瓦嘉措 (dge ba rgya mtsho) 大師為其開光, 并向二位高僧贈送孜噶地區米那肖達 (mi nag shos mdva) 以下至斯達 (bsi mdva) 以上的地方和僧徒作為供養。他還遵照法王的吩咐, 奉獻了壤塘等地的部分苯教信徒區域。從此, 法王喇嘛兼管壤塘的政教。[12]Els中國藏族網通

(二) 阿壩地區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阿壩 (rnga ba) 一詞初見于敦煌吐蕃歷史文書“南語”卷, 寫卷所說“vngva vpag”應為今阿壩。Els中國藏族網通

阿壩地區又稱阿柯 (rnga khog) , 為瑪爾曲河畔六處 (rmar rol ma lag drug) 之一。約在分裂割據時代后期, 瑪爾曲河畔六處地方的上部為年孜 (gnyan rtse) 族屬地, 中部是喀熱 (mkhar re) 的屬地, 下部是瓦列 (ba le) 6的屬地, [12]均是藏族古代氏族扎氏人后裔。阿壩一地曾一度被果洛人統治, 后來果洛地區因強盜猖獗, 青海蒙古濟濃遂統兵征討果洛, 并收歸于治下。自是, 果洛藏人勢力得到了抑制。此時, 除了讓多 (rang mdo) 外, 阿壩、壤塘等地脫離果洛人的統治, 自立門戶, 各自發展。Els中國藏族網通

今阿壩、紅原 (rka khog) 、若爾蓋 (mdzod dge) 三地在漢文文獻中合稱“草地”。[6]“草地”之名始見于《明史·四川土司》, 自明清迄于民國時期, 草地都歸松潘管轄。Els中國藏族網通

阿壩分為上阿壩 (rnga stod) 和下阿壩 (rnga smad) 兩個, 后來又分成了上、中、下三阿壩 (rnga ba stod smad bar gsum) 。其中, 下阿壩往昔有下阿壩瑪倫十二部落 (ma brlon shog bcu gnyis) 7等數個部落及其小土官, 后來麥本倉 (dme bpon tshang) 的權勢日趨強大, 到了吉太本父子執政時期, 終于成了該區域唯一的大首領, 被稱為麥王 (dme rgyal po) 。[12]據《第七世格爾底活佛袞噶曲培土丹尼瑪傳》記載, 1860年左右, 麥倉家絕嗣, 由女土官阿迥妃德準 (a skyong bzva bde sgron) 和大臣麥袞 (dme dkon) 二人管理事務。[12]Els中國藏族網通

上阿壩, 古稱“阿然三部落” (a ran tsho gsum) , 即措周 (tsho drug) 、阿堆 (a vdus) 和卓策 (spro sthigs) 。藏文史書記載, 上阿壩八部 (rnga stod tsho brgyad) , 分別為寺瓦 (zi ba) 、那秀 (sna shul) 、熱查木 (ra vtsham) 、鄂秀 (sngo shul) 、嘉堆 (rgya stod) 、香鄂四莊 (zhang nge skas bzhi) 、阿堆和卓策八部, 史稱上阿壩有小土官25個。[12]其中, 最大者為嘉堆部朵兒夏倉 (rgya stod rdor zhar tshang) , 曾多次與麥倉發生械斗, 從未被麥倉所征服。1790年左右, 麥倉女土官阿拜 (dme rgyal mo a vbos) 時期, 朵兒夏之大部分村寨被麥倉侵奪, 朵兒夏部即求助于拉卜楞寺的寺主久麥旺布 (kun mkhyen vjiags med dbng po) 。此事在《安多政教史》也有記載, 說:Els中國藏族網通

鐵狗年 (1790年) , 嘉木樣怙主尊者親臨此處時, 朵兒夏官人呈述他的部落大半失于他人之手, 請求保護。怙主雖然向麥倉女土司阿拜薩指示:鄂秀和斯堆 (zi stod) 兩個部落歸你管轄, 其余部落全部歸還。但是她沒有接受。為此派遣使者去成都府, 由松潘的縣官處理, 從麥倉部落的手中收回了阿然八部作為怙主的神莊百姓 (lha vbang) 。他們請求需要一座供祀的寺院, 尊者指示上首弟子貢塘·嘉貝樣于鐵豬年 (1791年) , 會同松潘太興一起修建了密宗院, 由貢塘倉擔任法臺, 加持了寺院。[18]Els中國藏族網通

上阿壩被拉卜楞寺控制后, 直到解放前基本處于拉卜楞寺的勢力范圍。期間, 卓策曾一度被麥倉所占, 后邢迥 (zhing skyong) 父子掌管麥倉時期, 阿堆頭目也投靠了麥倉, 其余六部均一直屬于拉卜楞寺。Els中國藏族網通

《第七世格爾底活佛袞噶曲培土丹尼瑪傳》記載稱, “第十五神生周鐵蛇年 (1pk賽車技巧1年) , 拉卜楞寺同喬柯地方的貝勇 (dbal yum, dbal tshan tshang) 不和, 糾紛愈演愈烈。當喬柯三部 (khyo kho khag gsum) 、果洛康干 (mgo log khang rgan) 和阿壩麥倉集結部落軍隊時, 德格強佐贊普瑪 (pyag mdzod btsan po ma) 調集拉卜楞寺上下部落寺屬百姓和若爾蓋、阿卻 (a mchog) 、蒙古 (筆者按:河南蒙古) 以內的兵力開戰, 殺死以果洛為首的對方眾多士卒, 摧毀貝勇許多村寨。”[12]據此可知, 喬柯三部成為拉卜楞寺的教區似為1pk賽車技巧2年。Els中國藏族網通

據《安多政教史》記載, “阿郭噶居多吉堅參 (rnga rgod dkva bcu rdo rje rgyal mtshan) 從青海蒙古王定增喇卜丹 (ting vdzin rab brtan) 處乞求了這處土地 (指阿木去乎地區, 筆者按) 。從前從阿壩拉多 (rnga ba ra mdo) 來了喀郭 (kha rgod) 和格班 (dge vban) 兩人, 前者之子阿郭魯本秀等繁衍為牙茹等牙茹四秀 (ya ru pyug bzhi) 部落;后者之子木多恩布嘉 (mu to sngon po rgyal) 等繁衍為馬茹四嘉 (ma ru rgyal bzhi) 部落。他們家族共形成為八個部落。分布在魯雪 (klu shod) 一帶的部眾, 把這個地方作為牧場。”[18]Els中國藏族網通

阿木去乎阿郭部 (a mchog rnga rgod) 魯本秀 (lku vbum pyug) 家族出了兩位墨爾根噶居, 兩人是同胞弟兄。墨爾根噶居多吉堅參在塔爾寺學習, 取得學位后被青海丹津王 (似指固始汗, 筆者按) 尊為上師, 授以墨爾根職銜并撥給阿木去乎的土地, 建立了政教合一體系。噶居喜饒嘉措 (dkva bcu shes rab rgya mtsho) 在哲蚌寺郭莽扎倉學習, 取得林塞噶居學位。由于他和青海蒙古關系密切, 擅長蒙語, 被五世達賴喇嘛任為翻譯, 授墨爾根職銜。[18]喜饒嘉措在當時建立西藏甘丹頗章政權時也算是相當活躍的一位歷史人物, 他曾作為固始汗的使者與達賴、班禪聯系, [18]對建立甘丹頗章政權有貢獻。Els中國藏族網通

(三) 毛爾蓋地區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在四川毛爾蓋 (dmu dge) 地區, 自從東科爾活佛主持毛爾蓋寺以來, 逐漸形成了以毛爾蓋寺為中心的政教合一地方政權。17世紀后期, 毛爾蓋寺著名格西噶居釋迦 (dkva bcu shvkya) 等人迎請四世東科爾活佛多吉嘉措 (stong skor mdo rgyud rgya mtsho) 前來毛爾蓋寺, 將毛爾蓋寺獻給他主持。《歷輩東谷人物傳》也記載了四世東科爾活佛于17世紀70年代主持毛爾蓋寺6年等情況。[23]在此期間, 他興建了毛爾蓋寺大殿、彌勒殿和護法神殿等殿宇, 建造了叫做“細科爾” (bzhi skor) 的四層寢室殿, 故后人稱他為“細科爾”。在他主持毛爾蓋寺期間, 由于寺院的發展和人們的普遍敬仰, 逐漸控制了毛爾蓋十八寨 (dmu dge sde bco brgyad) 、夏爾列采十八部 (shar le tshe bco brgyad, 松潘地區部落) 、那日三部 (nag ri khag gsum, 小黑水和大黑水等地) 、壤口 (zang dkar) 、查理 (a mchog) , 轄面、塘谷 (byams thang, 以上二地在今若爾蓋縣境) , 綽科 (khro kho, 今甘肅甘南瑪曲縣境) 、卡納瓦述 (kha nag dbal shul, 今甘肅甘南瑪曲縣境) 和阿壩等地, 似乎成了這一地區的王, [18]儼然成了管轄這一大片區域的政教領袖。Els中國藏族網通

六、卓尼杰波Els中國藏族網通

卓尼杰波, 亦稱“卓尼土司”8或“卓尼王”。卓尼王政權所在地, 藏文史書稱為“永德宮” (yongs vdus rgyal khab) 。[25]Els中國藏族網通

考古學家從洮河流域發現的人類文化遺跡表明, 四、五千年前, 卓尼境內就有人類生息繁衍。據漢文史書記載:秦漢時期卓尼地區為諸戎之地, 晉以后吐谷渾人西遷至此, 使這一地區又增加了新的民族成份。一直以來藏系古羌人為卓尼地區的主體族群, 后逐漸有其他新的族群成員融入進來。吐蕃時期, 卓尼一帶成為吐蕃東擴的根據地之一。唃廝啰政權興起后, 卓尼地區由其統治, 之后, 包氏家族登上了當地的政治舞臺。Els中國藏族網通

唐代吐蕃勢力不斷向東發展, 大批將士及隨軍家屬遷徙定居到甘、青地區。吐蕃的武力征服和宗教文化影響, 加速了對甘青地區羌氏部落的吐蕃一體化過程。卓尼一部分藏族至今還稱自己為“藏巴哇” (gtsang pa ba) , 由此可以推斷他們的先祖最初來自西藏后藏地區。因此, 我們認為卓尼藏人為東遷蕃人和藏系古羌人融合而成的。Els中國藏族網通

元代, 在河州 (今臨夏) 設置吐蕃等處宣慰使司都元帥府, 甘、青藏族由其管轄, 卓尼亦屬吐蕃等處宣慰使司都元帥府。八思巴曾長駐臨洮香根, 并以大元帝師之威, 打擊洮岷等地的苯教勢力, 令其改宗薩迦派, 因此薩迦派在卓尼地區迅速得到了擴張。1254年, 八思巴赴京時途經卓尼, 見此地有吉祥之兆, 就令其弟子喜饒益西 (shes rab ye shes) 在此建寺, 于1295年建成, 稱為“卓尼大寺” (co ne dgon chen) 。卓尼地區的藏族首領協第德抓住機遇, 與卓尼寺建立了供施關系。隨著寺院勢力的發展, 協第德的勢力也得以壯大, 終成卓尼土司的始祖。卓尼土司與卓尼大寺結成供施關系, 推行薩迦式的政教合一制度, 成為典型的政教聯盟政權。后來格魯派興起, 卓尼大寺遂改宗為格魯派, 但其政教聯盟統治模式仍然未變。Els中國藏族網通

據史書記載, 卓尼王的先祖為吐蕃時期的“噶” (dgva, sga) 氏家族。“噶”氏是吐蕃重臣, 曾獨攬大權。赤祖德贊時期, 贊普曾任命噶·益西達杰 (dgva ye shes dar rgyas) 為駐多麥地區 (今阿壩、松潘、若爾蓋一帶) 文職官員和稅收大臣, 后來到了黃河首曲河源郡屬地佐格朗哇 (mdzod dge gling pa, 今甘肅省瑪曲縣尼瑪鄉外相寺院附近) 地方。噶·益西達杰對這里的景致極為傾慕, 故于當地娶妻生子, 落戶為家, 以牧為業。他娶了五房妻子, 各生一子, 其后代繁衍興旺, 逐漸在上、下佐格地方形成了一些大的“噶”氏部落群。Els中國藏族網通

到噶·益西達杰的兒子孫輩協第和敖地兩兄弟時, 他們希望找到一個濕潤的地方, 便從佐格朗哇遷徙到了熱河東巴 (今四川省阿壩州若爾蓋境內) 。此后協第分作兩路, 一路沿白龍江而下進駐迭部;一路順草地向東到了佐格 (今甘肅甘南夏河美武境內) , 最后到了卓尼的達高坡。Els中國藏族網通

明永樂二年 (1404年) , 卓尼土司先祖協第征服了迭部等地的吐蕃十八族。永樂十六年 (1418年) , 協第獻地投明, 入京朝貢, 被封為洮州衛世襲指揮僉事兼武德將軍, 為第一代土司。卓尼第五代土司旺秀赴京朝覲期間, 明武宗賜姓楊洪, 從此卓尼土司以楊為姓, 后來土司轄區民眾也隨之以楊為姓, 這就是如今卓尼、迭部和舟曲等地藏族多為楊姓的原因。卓尼王或卓尼土司的轄區為今卓尼、迭部、舟曲和臨潭縣的部分地區, 即洮河中上游及白龍江上游一帶。卓尼土司轄區最大的寺院是卓尼禪定寺 (卓尼大寺) , 原屬寧瑪派寺院, 元時改宗薩迦派, 后又改宗成了格魯派寺院。卓尼寺統領108作屬寺, 17個教區, 包括今卓尼、迭部、臨潭、舟曲等地。禪定寺的僧綱雖被中原王朝封為“呼圖克圖”, 但只能由卓尼土司家族世襲而不是轉世活佛。Els中國藏族網通

卓尼土司與卓尼大寺結成供施關系后, 推行了薩迦式的政教合一制度。盡管卓尼大寺后來改宗為格魯派, 但土司家族仍就掌握著寺院的統治權, 薩迦派式的政教合一制始終沒有改變。卓尼土司利用宗教以鞏固其政治地位, 以教輔政, 以政扶教, 用宗教和文化紐帶把轄區屬民緊緊地連在一起, 這就加強了其屬民的凝聚力和在政治、宗教上對土司的依附性。Els中國藏族網通

卓尼土司在清代勢力較強, 并多次得到朝廷賜封, 成為安多一帶諸土司中“最強者也”。[26]民國初年, 第十九代土司楊積慶因擁護共和, 故在多次改土歸流中維持其土司制度, 并先后由國民黨甘肅省政府任命為“洮岷路游擊司令”“洮岷路保安司令”等職, 行使土司職權, 保持了原有轄區面積。Els中國藏族網通

卓尼地區人才輩出, 過去西藏的甘丹赤巴 (格魯派最高學位) 中就有七人來自卓尼, 其中, 三人曾擔任過攝政或達賴喇嘛的經師。Els中國藏族網通

七、安多藏區部落政權形成發展中的蒙古因素Els中國藏族網通

自元以來, 北方蒙古人不斷遷徙到安多藏區, 與安多藏區藏族交錯雜居, 形成了安多藏區新的族群勢力。Els中國藏族網通

清初, 在甘青藏區出現了由蒙古王公貴族統治藏族部落的局面。到了清中葉, 這一情況依然存在, “達爾濟博碩克圖統轄著卓尼以上的全部農業區和上下熱貢 (reb gong stod smad) 、阿壩拉多 (rnga ba ra mdo) 、松潘以上的大片土地。”[18]達爾濟博碩克圖之子岱青和碩齊察汗丹津濟農 (tvai ching ho shul chi tshe dbang bstan vdzin ju nang) 統治“上下熱貢、農區十八部、阿壩拉多、迭部薩蔥 (the bo gzav tshong) ”[18]等地區。納罕達爾濟親王后裔扎什炯乃王 (bkra shis vbyung gnas) 也曾一度統治同德、澤庫一帶, 《安多政教史》云:“澤巴灘 (以同德為主的地區) 東面有魯郭拉孜 (lug mgovi lab tse) , 南面若爾蓋之陽山環水繞, 西邊多拉拉欽山 (rdo la lha chen) , 北方是年神山雜瑪爾 (gnyan ri rdza dmar) , 在此中間是王 (扎什炯乃王) 的領地。”[18]但到了清后期, 這一狀況發生了變化, 蒙古勢力大舉減弱, 在藏區的蒙古人也受到了藏族宗教文化的影響。Els中國藏族網通

雍正九年 (1732年) , 清廷規定蒙藏牧地以黃河為界, 黃河以北為蒙古牧地, 以南劃給藏族游牧部落, 禁止互相逾越。9這導致了蒙藏兩族在牧地和人口方面極不協調的局面, 從而拉開了安多藏區藏族部落南移、北遷的序幕, 蒙藏間圍繞牧場的矛盾也頓時凸顯出來。擺脫了和碩特蒙古的統治后, 經清雍正、乾隆兩朝的休養生息和發展后, 多康藏族部落的社會經濟得到了較快的發展。清嘉慶年間, 青海上、下剛察 (rkang tsha) , 汪什代海 (bong stag) 等藏族部落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開始北遷, 進入蒙古地界游牧, 從而引發了蒙藏之間的牧場糾紛。當時, 陜甘總督長齡下令藏族部落返遷至黃河以南地區。然而1822年, 由循化、貴德兩廳所轄的黃河南部23個藏族部落不顧通令, 全部過河, 在原屬貝勒特巴勒珠爾等旗牧地和可可烏蘇一帶游牧, 有的甚至到了青海湖南岸一帶。長齡集兵八千驅剿, 逼其南遷, 致使已渡河北的藏族部落損失慘重。之后, 長齡又命阿里克族北遷駐牧于河北, “循化、貴德等處番族, 惟阿里克族, 系奏明搬至河北。”[30]但這種作法未能平息蒙藏間的牧場糾紛, 反而加劇了兩族之間已有的矛盾。清政府又派那彥成赴西寧查辦蒙藏事宜, 那彥成采取分化瓦解河南藏族, 孤立河北藏族的策略, 最終迫使河北藏族返遷河南。但好景不長, 不久黃河以南的藏族部落又紛紛進入青海湖周邊地區, 重新奪回了環湖一帶。經過多年不間斷的北遷交涉, 最終清廷也在無奈之下認可了這一既成事實, 從而促成了環青海湖地區的蒙藏部落格局。Els中國藏族網通

安多藏區藏族部落, 由于歷史原因亦有分合離散的情況, 但總體來講, 部落政權 (制) 的格局一直持續下來, 影響了安多藏區乃至多康藏區的政治、經濟、文化。從某種意義上說, 安多藏區的歷史是以多康藏族部落政權 (制) 的歷史文化為中心的, 離開了多康藏族特殊的部落政教制度, 就談不上安多藏區的區域史。亦即說, 安多藏族史的研究是以多康藏區藏族部落地方政權史的研究為中心的。Els中國藏族網通

藏文史書以整體形式對安多藏區區域部落史有所記錄, 但限于資料, 我們一時很難把整個安多藏區藏族部落政權的情況全面敘述, 尤其較難以縱橫兩方的歷史角度理清安多藏區各藏族部落政權的發展史。Els中國藏族網通

參考文獻Els中國藏族網通

[1] [元]脫脫, 等.吐蕃傳[M]//宋史 (卷四九二) .北京:中華書局, 1997.Els中國藏族網通

[2][宋]邵伯溫.邵氏聞見錄[M] (卷一三) .北京:中華書局, 1983.Els中國藏族網通

[3][宋]歐陽修.于闐傳[M]//新五代史 (卷七四) .北京:中華書局, 1974:911.Els中國藏族網通

[4][宋]李燾.續資治通鑒長編[M] (卷一四九) .北京:中華書局, 1985:13.Els中國藏族網通

[5]松巴·葉西華角.青海史 (藏文) [M].西寧:青海民族出版社, 1982:48-49.Els中國藏族網通

[6][7][10][11][14]陳慶英, 等.中國藏族部落[M].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 2004:295-296, 298, 90, 202, 451.Els中國藏族網通

[8]阿旺洛桑嘉措.五世達賴傳:藏文 (上) [M].拉薩:西藏人民出版社, 1989:363.Els中國藏族網通

[9] [清]張晉生, 等.四川通志[M] (卷十九) .四庫館, 1868.Els中國藏族網通

[12][13][15][16][17][19]毛爾蓋·桑木旦.藏族史·奇樂明鏡:藏文[M].北京:民族出版社, 2010:209-210, 211, 214-216, 221, 224, 223.Els中國藏族網通

[18] [20][21][22][24][25][27][28][29]智貢巴·貢去乎丹巴繞布杰.安多政教史:藏文[M].蘭州:甘肅民族出版社, 1982:755, 597, 595, 652-653, 752, 25, 250, 250, 255.Els中國藏族網通

[23]東谷.歷輩東谷人物傳 (藏文) [M].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 2005:211-213.Els中國藏族網通

[26][清]趙爾巽.清史稿·土司傳六[M].北京:中華書局, 1977.Els中國藏族網通

[30]甘肅省圖書館.西北民族宗教史料文摘 (青海分冊) [G].蘭州:甘肅省圖書館, 1986:448.Els中國藏族網通

注釋Els中國藏族網通

1漢史中對“隆務七莊”有時稱作“德登族”。“德登”系藏語音譯, 意為“七莊”。Els中國藏族網通

2另一種說法認為是1625年。Els中國藏族網通

3今南門峽鄉尕什加村。Els中國藏族網通

4這里所說“莊”不能理解為一般的村莊, 而是指中小部落, 一莊實際擁有七八個甚至幾十個村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5這里所指德欽寺所屬部落, 為察汗諾門罕屬寺拉莫德欽寺及其所屬部落地區。Els中國藏族網通

6瓦列 (ba le) 在《安多政教史》寫作“sa le”, 而其他幾種藏文寫本中又作“ba li”。Els中國藏族網通

7下阿壩瑪倫十二部落, 即上部百戶四部、中部百戶四部和下部百戶四部, 吉太本父子時期, 它們被稱為“內董岱” (nang stong sde) 。Els中國藏族網通

8一般而言, “土司”是中原王朝一方的稱呼, 依藏區而言, 漢史中的土司在藏語一般稱作“rgyal po” (杰波, 意為“王”) , 意為一地之王。Els中國藏族網通

9青海藏區的藏族原分布于青海湖地區和黃河兩岸等地, 自明代以來, 蒙古人大量遷入青海, 導致藏族部落大多被迫遷移至黃河以南地區。18世紀20年代后, 逐漸形成了藏族以南, 蒙古以北的分布格局, 不過大聚居、小雜居的局面是常態, 黃河以北地區仍然有藏族部落。Els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看卓才旦
相關稿件
  • 康定市不斷探索完善藏區基層治理工作經驗

    近年來,康定市堅持把“黨建引領”貫穿基層治理始終,狠抓治理主體、治理力量、治理機制、治理投入、治理格局“五個關鍵”,不斷探索和完善藏區基層治理工作經驗,為全市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工作保障。...  [詳情]

    發布時間:2019-12-11 08:57:41
  • 藏區片片脫特困,高原處處展新顏

    幅員遼闊、溝壑縱橫、高寒缺氧……西藏和四川、云南、甘肅、青海四省藏區自然環境較差,是全國十四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中貧困程度深、貧困發生率高、脫貧任務重的地區之一...  [詳情]

    發布時間:2019-12-09 09:51:24
  • 藏鄉處處煥新顏——甘肅省天祝藏區高質量和諧發展紀實

    “團結是不變的初心,幸福是永遠的追隨,養育白云般的牛羊,生長七彩的藜麥,和諧融入鍋莊舞中,感恩唱在酒曲歌里,喜迎藏鄉美好的明天,千年華銳走向新的時代……”...  [詳情]

    發布時間:2019-12-09 09:50:00
  • 藏鄉處處煥新顏 ——天祝藏區高質量和諧發展紀實

     “團結是不變的初心,幸福是永遠的追隨,養育白云般的牛羊,生長七彩的藜麥,和諧融入鍋莊舞中,感恩唱在酒曲歌里,喜迎藏鄉美好的明天,千年華銳走向新的時代……”...  [詳情]

    發布時間:2019-12-09 08:37:11
  • 高原處處展新顏——西藏和四省藏區脫貧攻堅一線觀察

    幅員遼闊、溝壑縱橫、高寒缺氧……西藏和四川、云南、甘肅、青海四省藏區自然環境較差,是全國十四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中貧困程度深、貧困發生率高、脫貧任務重的地區之一。...  [詳情]

    發布時間:2019-12-08 09: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