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赛车技巧

蒼茫高原的燦爛星河:華熱·索南才讓《近現代藏族文化名人傳》印象

2019-06-06 09:31:13   古岳

1.jpgweK中國藏族網通

看星嗎?
      我的星。
     愿我是蒼穹,
     以無數的眼睛看你!
      ——古希臘小詩 (引自手機短信)weK中國藏族網通

我喜歡仰望星空,尤其喜歡仰望高原的星空,因為在高原,你會感覺每一顆星星都離你很近,因而格外璀璨。進而我還發現,即使在青藏高原這座地球最高的高原上,不同的海拔、不同的地貌,夜空所呈現的萬千氣象也大有不同。比較而言,在相同的海拔,我更喜歡站在一座山頭上仰望同一片星空。當然,如果是不同的海拔,我又喜歡選擇更高海拔的一座山頭去仰望。感覺因為海拔的不斷升高,每一顆星星與你的距離也有了明顯的變化,海拔愈高星光也愈加璀璨。在海拔超過5000米的地方,如果你站在一座山頭仰望夜空,仿佛你不是在仰望,而是在俯瞰,燦爛星河都在你的腳下,顆顆星辰宛如朵朵蓮花,開滿天涯。我曾在唐古拉山頂仰望過高原的夜空,在那樣的高絕之地,蒼穹不僅在你的頭頂——你頭頂上的星空只是一小片,更在四周八荒,它從你頭頂和腳下浩蕩而去,蒼茫無際。極目遠眺,億萬星辰自你頭頂向天盡頭輝煌瀉落,最遠處的那些星星已然落向地面,與萬家燈火連成一片,天上人間盡在眼前此刻,不禁浩嘆。weK中國藏族網通

在閱讀華熱·索南才讓的《近現代藏族文化名人傳》之前,我就想過,這樣一次閱讀無異于仰望高原的夜空。我讀的是這部堪稱巨著的作品出版前的打印稿。因為作者的講述,此前我對這部書稿及其它所涉及的內容已經有所了解,料定這將是一次令人驚嘆的邂逅和遭遇,因而滿懷期待。但是,一日午后,當華熱·索南才讓先生把一摞書稿放在我辦公室的案頭時,我還是感受到了它帶給我的震撼。單面打印的書稿幾可盈尺,它用浩浩800多頁、60余萬言,講述了自1840年后近現代藏族歷史上最杰出的近60位文化巨匠的光輝一生。位列卷首的第一位大師華銳·洛桑繞布賽生于1840年,最后一位入選名人端智嘉卒于1985年,前后相距145年。斷斷續續,我用了兩個月時間才將這部書稿讀完。感覺自己不是在讀一本書,而是在一座座比肩聳立的高山上攀緣,其過程堪稱一次歷險。weK中國藏族網通

坦率地講,其中的很多人,雖然此前我也有所了解,但由于民族語言文字方面的閱讀障礙,除了零散的漢文字記載,多限于耳聞——因為他們早已名滿天下,譬如喜饒嘉措、根敦群培、平措汪杰等。還有很多人,我只是聽聞過他們的名字,卻連只言片語也不曾讀到過,譬如居·牟潘嘉揚南杰嘉措、多智·丹貝尼瑪、夏瑪爾班智達·根敦丹增嘉措等——因為在藏族社會或藏語世界里,他們也是名傳千古的大智者。而還有很多人,我甚至連他們的名字也不曾聽聞,比如格當·洛桑華丹、欽饒諾布、加羊加措等,不禁汗顏羞愧。讀過華熱·索南才讓的這部作品之后,我才知道,他們為人類文明做出過怎樣卓越的貢獻——雖然,他們的傳奇故事我也曾聽到過一些的,但在我,那只是一些沒有了主人公的模糊記憶,我從未將那些記憶與這些名字聯系在一起。weK中國藏族網通

這是一個令人窘迫卻無法逃避的事實。因而生出一個疑問:我身為藏人后裔尚且如此,那么在一個更加寬泛也更為廣闊的世界里,別的族群和讀者對他們的了解和認知又有多少呢?回答應該是令人沮喪的。這就意味著忽視、淡忘甚至遺忘。繼而又產生了一個更大的疑惑:世界對他們的遺忘,某種意義上是否意味著一種流失和消亡呢?如是,對歷史而言,則是一種不幸,是人類文明的不幸。值得慶幸的是,華熱·索南才讓先生的這部著作多少對這種歷史缺憾有所彌補——也許是一次了不起的彌補,彌足珍貴!它填補了世界語境下藏族歷史長河中一片巨大的空白。因為這部著作,我們才有緣與這么多青藏高原人類歷史上杰出的文化巨人重逢。他們無疑是一座座巍峨的高山,聳立于這座曠古高原。高山仰止,斯為人間盛事。回望一個半世紀的這段歷史時空時,我們看到,他們像一顆顆耀眼的星星,在人類歷史的夜空中,至今煥發著璀璨的光芒。我們之所以喜歡把歷史上那些杰出的人類靈魂比作星辰,是因為他們不僅照耀過歷史的夜空,也指引過歷史前行的方向。無論時間過去多久,他們思想的光芒和啟示像星光,一直在天地間閃耀,從不曾熄滅過。他們是另一層意義上的燦爛星河。weK中國藏族網通

因為這部著作,我們才有幸得以仰望這高山、這星光燦爛,并受其照耀和啟示的眷顧。這不能不說是這個偉大時代的一次偉大際遇。weK中國藏族網通

藏族歷史上有一種說法,說偉大的智者寥若晨星,每500年才出一個。《近現代藏族文化名人傳》中說不定就包括了這樣的偉大人物。比如喜饒嘉措。我曾在《巴顏喀拉的眾生》一書中寫到過一個聽來的故事,說的是,20世紀中葉釋迦牟尼涅槃2500年之際,喜饒嘉措大師曾隨同周恩來總理出席在印度舉行的世界紀念大會,與會者去瞻仰佛教圣地菩提伽耶(瓦拉那西)時,一到那里,喜饒嘉措大師便跪伏在地,三拜九叩,末了,站起來,立于一側潸然淚下,并自言自語道:我是在拜2500年前出生在這里的那個人,而非在拜眼前之景物。聽到這個故事時,我曾作如是想,當他靜靜站在那里茫然四顧時,悠悠2500年間,竟然空無一物,惟有斯人。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不禁淚下。在讀這部作品時,我一次次停在某處,停在一個人的身旁,心想,在某個時刻,他是否也曾如此浩嘆。也不禁淚下,不敢為自己,而為這些智者先賢。weK中國藏族網通

康德的墓碑上寫著這樣一句話:“有兩件事物我愈是思考愈覺得神奇,心中也愈充滿敬畏,那就是我頭頂的星空與我內心的道德準則。它們向我印證:上帝在我頭頂,亦在我心中。”我等并非上帝信徒,但我仍舊愿意將頭頂燦爛的星光看成是一種神圣莊嚴的啟示,因為亙古而來,它們不僅一直那么輝煌燦爛著,而且與我們的生命息息相關。依照畢達哥拉斯學派哲學家們的觀點,那些星辰也許能發出悅耳的音樂,那一定是宇宙之樂,得時時保持聆聽的姿態,你才有可能聽到如此神圣廣大的聲音。這部書中所輯錄的偉大智者,除了廣博的文化成就和造詣,還有一個共同的特征是,他們幾乎都可以說是天文學家,而藏族天文學的歷史表明,他們并沒有天文望遠鏡那樣的觀測設備,他們只用眼睛和心靈觀測。我曾設想,他們一定是望穿了浩瀚蒼茫,才能參透它深邃的奧秘真相,并啟示于世界,為塵世打開一扇能窺見萬物本源的窗戶。如此想來,《近現代藏族文化名人傳》稱得上是一部浩瀚的奇書,它講述了天地間一群神奇智者探索宇宙奧秘的傳奇身世。weK中國藏族網通

我需要指出的是,本書作者華熱·索南才讓并非一個通常意義上的作家,他的職業是出版社的編輯。如果這一輩子他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編輯圖書,這件事他整整做了36年。簡單地講,他主要的精力和心血都傾注在別人寫的書上。當然,業余時間,他也做了一些別的事情,其中包括大量著述,其內容之龐雜、體量之盛,亦足可嘆為觀止。其中包括10部已經公開出版發行的專著和42篇各類期刊上公開發表的學術論文,大多用藏文寫成。盡管我與華熱·索南才讓先生相識也有些年頭了,而且一直就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但直至讀到這部書才對他有了一個粗淺的了解。記得是在一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不經意間,他輕描淡寫地提起這部作品,我當時就說,雖然沒看到書,單聽這書名就是一部了不起的著作。他隨即又表示,雖然這部書所涉及內容真的具有歷史性的意義,但是,他并不是最有資格的書寫者,面對這樣的書寫對象,他恐有辱使命,在這部書的前言后記中,他也一再表露了這樣的心跡。weK中國藏族網通

我所能想到的一個事實是,迄今為止,這是漢語世界對這個領域如此眾多杰出人物的第一次書寫,這已經足夠了。所謂資格的界定是一件看似堂而皇之實則荒謬的事情,如果一個人意識到一件事情的重要性,并自覺肩負歷史使命,遂將之付諸行動,做成一件很多人都想到過、但卻一直沒人去做和敢做的事情,他就是最有資格做這件事的人。這也許就是歷史的選擇,因為他成就了這件事。要知道,從長達145年的近現代藏族歷史上,選出不超過60位代表性文化名人(入選比例每代約2人),本身就是一件浩繁的工程。他不僅要考慮到地域間的平衡,還要從學科領域、所成就事業、歷史地位等全方位總體考量。這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的事,需要廣泛論證和仔細征詢……而寫作是最后的事情。其過程之艱辛,難以記述。所能記述的也就剩下一句話了:為完成這部書,華熱·索南才讓整整耗費了10年時間。他耗費了10年心血,讓我們看到了145年間近60位杰出人物的光輝形象。這才是最重要的。weK中國藏族網通

對一個書寫者而言,他所擅長使用的語言文字決定著他的思維方式和最終的表達形式。華熱·索南才讓的寫作與表達大多是用藏文字來完成的,換句話說,通常情況下,他是一個藏語文書寫者,這部作品是他少有的幾部漢文字作品之一。就寫作本身而言,漢語語境下的《近現代藏族文化名人傳》也許不是一部非常出色的作品,遣詞造句上似乎也有一些瑕疵,但是瑕不掩瑜。這是一個人用良知對歷史義不容辭的書寫,也是歷史對一個真正的書寫者做出的必然選擇。一個試圖盡力記錄歷史真相的人,永遠比一個只創造優美文字的人更值得銘記,也更令人尊敬。weK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
相關稿件